科普新知:吃葡萄不吐葡萄籽,好吗?——花青素or原花青素,傻傻分不清楚

作者: 2021-12-13 来源:
放大 缩小

  Hi, 大家好,听说大家最近对吃葡萄要不要吐籽这个事情比较感兴趣,让我们康康发生了什么?

  PG电子孙宇研究员指导的科研团队在Nature Metabolism期刊发表了题为“The flavonoid procyanidin C1 has senotherapeutic activity and increases lifespan in mice”的研究论文。该研究主要聚焦于机体衰老和衰老相关疾病的有效干预手段,为了找到具有清除衰老细胞作用的物质,他们从天然药库中进行了筛选,并发现葡萄籽提取物(GSE)的组分PCC1能够在体外选择性诱导衰老细胞凋亡。为了进一步研究PCC1的体内作用,他们结合了多种小鼠模型,全面揭示了PCC1清除小鼠体内衰老细胞、改善衰老相关疾病治疗效率并延长老年小鼠平均寿命的显著效果和作用机制。目前这一结论在小鼠身上得到了有力验证,但是否适用于人体以及用于相关疾病的治疗,尚需要进一步开展实验来佐证。综上,PCC1是具有巨大医学转化价值的新一代抗衰老药物。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上下五千年的历史画卷中,人类面对机体的衰老留下了太多无可奈何的叹息,从古代的修炼仙丹,到现代的医美,都在为延缓衰老和延长寿命而努力。尽管科学家们一直在积极探寻抗衰老的药物和策略,但至今收获甚微。机体衰老过程不仅表现为红颜易逝,更多的是伴随发生的多种衰老相关疾病,其致病机制主要是衰老细胞在体内不断积累,一方面损害正常组织器官功能导致其生理机能下调,另一方面通过衰老相关分泌表型(SASP)加重各种疾病进展。因此,能否及时、准确并安全地清除机体衰老细胞从而维持各器官正常功能,是实现干预机体衰老和衰老相关疾病的关键一步。

  之前的研究证明在早衰小鼠中清除小鼠体内衰老细胞能够缓解早衰症状并延长平均寿命[1]。清除衰老细胞的药物称为Senolytics。西方科学家于2015年报道了首个Senolytics,即达沙替尼和槲皮素的联合用药,可以有效清除小鼠体内衰老细胞[2]。

  先撇开葡萄籽不说,何为细胞衰老?为何要清除衰老细胞?细胞衰老是一种不可逆的细胞周期停滞的细胞状态,表现为显著的染色质结构变化、抗凋亡蛋白增加,并且分泌衰老相关分泌表型(SASP),后者包含多种复杂的炎症因子组分。衰老是慢性疾病的最大危险因素之一,包括心血管疾病、代谢性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和各种恶性肿瘤等。由此可见,衰老细胞是慢性疾病的诱因,清除了这些衰老细胞,原则上可以抵抗衰老以减缓慢性疾病的发病进程。

  哦?既然葡萄籽提取物的成分PCC1可以抗衰老、辅助抗癌治疗,那么,吃葡萄籽有用吗?实验论证有超过20种成分存在于葡萄籽的提取物中,此次孙宇的研究团队就其中研究的较为广泛的20多种成分进行了更深一步的研究,最终发现其中的原花青素C1(即PCC1)有着清除衰老细胞的作用。说到原花青素,不得不提一下花青素。花青素(Anthocyanin)是一种生物类黄酮物质,是一种类水溶性天然色素,广泛存在于被子植物中,其中以黑枸杞、蓝莓、桑葚等浆果中含量较多[3]。图1是花青素的化学结构式,由于不同的C位置上发生的甲基化和羟基化修饰,所以会形成各种各样的花青素。而原花青素(Procyanidin)呢,是一种多酚类物质,根据其结构特点,又可分为单体PCA1、PCA2等,单体PCB1、PCB2等(见以下的结构式)。而在研究过程中孙宇团队发现的是原花青素的一种三聚体,即PCC1(见图2)。虽然这两种物质只差了一个字,但是完全不同的物质哦。上述提及的槲皮素是很好的Senolytics,它也存在于葡萄籽提取物中,但其含量非常少。早有很多保健品公司、护肤品公司等销售的产品中都添加了葡萄籽提取物,也是一直以来大家比较关注的。但是对于这些东西的成分,我们可能真的需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些产品能起到多少作用?葡萄籽提取物的生物转化率又将会是多少?

  综上所述,大家觉得吃葡萄还能再吐籽嘛?大家可以看心情,毕竟有的人嗑瓜子都不吐壳呢,但是每天需要吃多少葡萄才能起到抗衰作用,则有待于将来的事实证明。此外,衰老也是和多方面因素相关的,这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如果真的想抗衰老,还是要朝着多方面努力哦,不仅要内服,还要外管。管住嘴,迈开腿,加强身体锻炼,提高自身的新陈代谢哦。

  参考文献

  [1] Darren J Baker, Tobias Wijshake, Tamar Tchkonia, et al. Clearance of p16Ink4a-positive senescent cells delays ageing-associated disorders. Nature. 2011 Nov 2;479(7372):232-6.

  [2] Yi Zhu, Tamara Tchkonia, Tamar Pirtskhalava, et al. The Achilles' heel of senescent cells: from transcriptome to senolytic drugs. Aging Cell. 2015 Aug;14(4):644-58.

  [3]李煦,白雪晴,刘长霞,刘博静,范小振. 天然花青素的抗氧化机制及功能活性研究进展[J]. 食品安全质量检测学报, 2021,12(20):8163-8171. DOI:10.19812/j.cnki.jfsq11-5956/ts.2021.20.036.

附件: